原廣司 x 惠友建設

跨國合作訪談歷程

當惠友團隊遇上日本當代大師,彼此都對建築認真、追求完美的堅持,成為攜手創寫竹北地景的知心夥伴,從草繪設計圖開始,製作模型、晒圖甚至連每個樓層的燈管、玻璃,原廣司都親手修正,大師風範讓我們景仰並深刻見學。原廣司在台灣第一號作品,獻給了竹北高鐵站地標—【惠友遠見】。

惠友遠見

惠友建設公司總經理黃才丕說,當時準備動身前往邀請原廣司規畫設計之初,有很多人勸自己打消念頭,原因很簡單,就是像這樣一位國際級的大師,根本不可能為了台灣單一建築作品跨刀。沒想到原廣司老師被台灣人的誠懇打動,接下建案規畫事宜。「三分鐘,他只考慮了三分鐘。」黃才丕說。

新竹高鐵站眺望惠友遠見
THE VISIONAIRE FROM HSIN-CHU HSR STATION

在原廣司眼中,高鐵通車無異等同日本新幹線對交通做出重要貢獻。儘管「台灣新幹線」時間落後日本多年,不過原廣司直言這是台灣日後最重要的經濟命脈。在手邊還有山西太原車站規畫案的情況下,毅然決然允諾規畫惠友遠見商辦大樓。黃才丕說,原廣司生平獲獎無數,就以京都車站為例,十年內不但吸引五億參觀人潮,總人數還不包括純粹搭車民眾。

新竹高鐵站
HSIN-CHU HSR STATION

“他(原廣司)從草繪設計圖開始,製作模型、晒圖甚至連每個樓層的燈管、玻璃,都要親手修正,足見大師對作品嚴謹功力”

原廣司遠見手稿
The Visionaire Sketch by Hiroshi Hara

本次應邀參與高鐵六家惠友遠見商辦大樓設計,對台灣建築界而言意義十分重大。原廣司對產品設計高規格要求,也讓黃才丕大感佩服。「他從草繪設計圖開始,製作模型、晒圖甚至連每個樓層的燈管、玻璃,都要親手修正,足見大師對作品嚴謹功力。」黃才丕說。

原廣司與惠友團隊進行遠見設計討論
Hiroshi Hara and team Huiyo discussing the design of The Visionaire in Japan

在黃才丕眼中,國際建築大師原廣司是個童心未泯的老頑童。「我們到日本親自邀請時,原廣司老師手中總是拿著一本漫畫。儘管設計工作再忙碌,他還是保持赤子之心。」黃才丕印象深刻的說。也正因為原廣司對建築作品要求,反應在幼童對建築物的眼光中,成了大師設計重要初衷。黃才丕轉述原廣司暢談建築理念說,老師一再強調只要小朋友對一棟大樓產生想要進去看看的念頭,就是產品設計成功之處。

原廣司
Hiroshi Hara

“我們到日本親自邀請時,原廣司老師手中總是拿著一本漫畫。儘管設計工作再忙碌,他還是保持赤子之心”

惠友遠見設計理念

原廣司老師用一年時間繪圖、設計,不但以建築美學概念打造出專屬高鐵的原創性產品,「惠友遠見」更獲得日本GAJAPAN雜誌報導,是台灣建案站上世界舞台先例。「惠友遠見」商辦大樓規畫,除是個人在台首件作品 ,對台灣建築的影響意義重大,當時的設計圖樣及大樓造型更登上日本「新建築」雜誌,特刊介紹更獲得日本GAJAPAN年度十大建築報導殊榮。

原見築

“整個過程的價值是難以言喻的。未來惠友將接續國際設計理念,結合台灣的工班、材料,不斷實踐優質建築的新可能。”

原廣司與惠友團隊進行遠見設計討論
Hiroshi Hara and team Huiyo discussing the design of The Visionaire in Japan

談到與這位日本建築界一代宗師相遇乃至於相識、進而共同合作的經過,黃才丕表示,「還在念大學時,原廣司就是我非常景仰和崇拜的大師。」當時,每個建築類雜誌都刊登過原廣司的知名作品,帶給黃才丕極深的印象。與原廣司難得的緣分及合拍的合作默契,促成了原廣司在台的第二號作品,為生涯首座集合式住宅大樓的【原見築】。

在將近十個月造訪、邀約原廣司的過程裡,不停在日本、台灣往返進行規劃檢討,來回航班超過20班次、飛行超越50,000海浬。無數次由下午至深夜的異國會議,只為能有機會與原廣司共同完成第二棟合作建案「原見築」,締造一份擁有世界級視野的台灣建築。

原見築內部
Interior of the Hara Village

黃才丕指出,「原見築」在台灣的建築史上,具有劃時代的意義:這整個案子從頭到尾都是國際大師所設計的,因為時間與環境的限制,全台灣的建設公司幾乎無法這樣子做。他強調,「全然接受國際大師的經驗,需要有勇於創新的魄力。」在與原廣司合作的過程中,惠友建設團隊與大師的要求之間,產生磨合、激盪乃至於得到認可,「整個過程的價值是難以言喻的。未來惠友將接續國際設計理念,結合台灣的工班、材料,不斷實踐優質建築的新可能。」

原見築外部
Exterior of the Hara Village
原見築外部
Exterior of the Hara Village

“「原見築」是台灣稀有的一棟具備反制式化格局的建築,從整體規劃到細部構成,都蘊含大師對「人的存在」的凝視與敬意”

原見築設計理念
「原見築」原廣司手繪原圖
Original Sketch of the Hara Village

黃才丕談到,「原見築」是台灣稀有的一棟具備反制式化格局的建築,從整體規劃到細部構成,都蘊含大師對「人的存在」的凝視與敬意。「原見築」的設計,採用台灣少見的、具有主動性的居家空間,透過深思過後的動線規劃,主動凝聚家庭關係,打破因隔間造成的疏離。原廣司也以水池與矩陣群樹的天然元素,做為公領域和私領域之間的延伸和區隔。

原廣司與惠友團隊進行遠見設計討論
Hiroshi Hara and team Huiyo discussing the design of The Visionaire

曾旅行超過地球兩圈半的距離,踏查歐洲、非洲、中南美、印度、中東等聚落的原廣司,透過田野調查,發現在聚落行為中,相當重視家庭及鄰里概念,也注重空間中的共享向度。從「原見築」獨特的空間語彙中,處處可見大師重新拉回人與人、人與自然的親密感的用心。

原文載自:中時電子報、Yahoo新聞